毛姆在《人生的枷锁》中列举了几种人生封印:家庭、宗教、教育、朋友、爱情,在最后,男主角在犹豫中只能走进最终一种枷锁中,然后小说戛然而止,再无写下去的必要。

读完后,仔细思索了一下自己的人生枷锁有哪些,家庭?还是教育?……很明显,我如这社会中的其他人一样,人生至此,逃脱不了这任何一个“枷锁”。

更进一步,将“枷锁”的概念扩展,人生路上碰到的任何自身和社会要素,都会成为“枷锁”,都会影响自己的一切。对的,还是那句话,一个人的“现在”,是他所有过去的历史的投射:不单他的原生家庭、教育水平、工作经历无时不刻的左右他的思想和行为,甚至他在学校某一次的不公正的遭遇、一段只有三天的仓促友谊、某一部偶然读到的小说、某个觉悟时刻恰好听到的音乐……都会彻底改变他的未来之路,而且这种改变永无回头修正的可能。

毛姆应该是决定论的信奉者,年少时以为自己的以后有无限可能,但是过去积累的知识和经验、社会的影响,会使自己只能走出某一特定路径,自由意志只是幻想,所作所为其实可以预测。这跟机器学习中的神经网络有点像,这些大大小小的枷锁是输入层,中间不同的经历、自己的思考是隐藏层,人生选择是输出层,运算过后总有一个选择的概率结果最大,这就是这个神经网络模型的决策结果,命定如此,无法逃脱:这是心灵的枷锁,所思所为无不受限。

再进一步,这些与人相关的各种要素,属于带有贬义的“枷锁”吗?是的。从个人主观上来讲,虽然某次选择可能会使人生变的通俗意义上的“更好”,但是你无法断定另一种选择一定比已做出的那次选择“差”。况且,通俗意义上的“更好”只是符合片面的价值观而已,世俗的“成功”并不能成为所有人的真理:比如,有的人就信奉“苦难”。简单来讲,你做了这个选择,你就没有机会“经历”另一种选择,你的决策路径只会有一条,即使存在平行宇宙,你也只能困于当前的分支宇宙中:这是一种身体上的“枷锁”,你的时间箭头向前无法向后,你的空间位置唯一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