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跟龙王有过结,端午因为下雨没去成坝美,中秋因为下雨没去成大嵛山岛,国庆因为台风没去成日本。

然后,要去怒江的心理暗示也抵不过临时的机票降价的诱惑,于是得以成行新疆,机酒在几个小时内订掉,当真的说走就走,而且实现了之前定下的关于旅行的几个想法之一:自驾(除此之外的是徒步和当地长住,徒步正量力而为中,当地长住需要一些人生自由,仍在试图突破),而且去了之前想去吃羊肉的几个地点之一:新疆吃羊肉(前两个是崇明岛、坝上)。

路上风景最美已经是铁律,乌市到可可托海路上的通古特沙漠和卡拉麦里保护区的戈壁只是起步,出可可托海镇隧道后的湖光山色之壮阔,神似甫一行至山南遇见野生鹿群之处,以及纳帕海骑行至可极远望松赞林寺的路段。而穿越秋之白桦围绕的各个村镇,则与穿越密布桃花的林芝村镇异曲同工。然后是开往布尔津的无人区落日、驾驶夜路疲惫之时抬头的星空、布尔津县附近的布尔津河胡杨林、喀纳斯山路上的树影、去白哈巴路上的雪山草原松林。

三个图瓦村落中最喜欢白哈巴,照片无法表达中哈边境的只剩风声的寂寥,可惜那里有太多徘徊的被丢弃的宠物狗,其中一只跟随我们许久,最后望向夕阳呜咽咴鸣、蜷缩回了一辆废弃的汽车中。

我总结了一个奇怪的规律,西部地区名字中有‘巴’字的村镇都比较美,巴松措边没有去成的结巴村,这次去的白哈巴,还有去年川西行中的丹巴—特别想把这几个地方作为实现当地长住的第一批目的地。关于当地长住这个目标,还认真的梳理过最少携带的物品集合,这其中,书、音箱、爱尔兰哨笛必不可少,然后经常仔细的想象湖边雪山下边境旁看书吹笛听音乐的情境,非常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