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等去附近城市的航班但是迟迟不来,想步行过去但是一直被眼前的奇异景观迷惑,光线始终是黄昏落日照映东方的几座雪山,梦里我试图辨认出了那些是亚丁的三座神峰,思考判断后认为我和外公现在应该是地处香格里拉。

《GEB》里作者认为梦是人脑使用现实的符号构造的完全不同的世界,对醒来的人们来说荒谬,但是对梦里的人正确,是定理(梦里可信可推导)但不是真理(相对于现实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