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无依之地》书里,房车旅行者(非旅游者)一直强调无家可归和无房可归的区别,然而词语的释义权并不属于他们,而是属于资产的所有者和他们的政府附庸&媒体喉舌,尽管这阶层割裂包括其带来的文化割裂&语境割裂是后者一手造成的。

另一讽刺的点是,在中国,房车旅行是有钱有闲也就是社会上真正富裕起来的那部分人才会去做的事情,而美国的房车旅行却被视为被社会淘汰者,而这批社会淘汰者其中大部分人,在破产前是社会上的中产者。

电影《无依之地》与书《无依之地》的着力点相当不同,后者强调的是上述的社会反思,而前者要展现的是人类的迁徙基因,这种基因是骨子里的,是小麦和家畜固定了人类,而不是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