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部电影到一首曲子,

到一座地处峡谷岸边的教堂,

到一次沿怒江而上再沿金沙江而下的旅行的实现。

从精神到实体,

从虚拟到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