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漫游者》的译者竟然在2017年测绘水下长城时因为电鱼而意外身亡,豆瓣上她留有很多照片、日记,彷佛这个人还在网上跟豆油交谈—-这个情景很像黑镜某集对人工智能的一个探讨,某个人的社交网络能否模拟一个人? 而对于这件事的思索本身又呼应了《神经漫游者》这本书所探讨的主题,也即人工智能的形态,书里否定了冬眠这种虚假的永生手段,而借用情节叙事来肯定人工智能必须有“人性”,而且是蜂巢式的分布式智能组合,并最终于网络中虚拟存在而非现实世界存在(冬寂的实体影像有点哲学探讨的意味)。

回到《神经漫游者》这本书本身,威廉吉布森对于虚拟世界中的比喻太绚丽,对于知文学甚少的我,这些比喻让我马上联想到刚读完的《岁月的泡沫》(对于译作来讲,比喻太考验译者自己的功底和汉语水平)。而其人工智能的描绘,对后世影响极深,《黑镜》《超体》《中国2185》…这些科幻作品里都有《神经漫游者》书里那些“人工智能”的影子,大家高瞻卓识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