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斐多>中苏格拉底一开始对生与死的相生论,让我联想到博客里引用到的那三段话。前者虽然具有诡辩意味,立意在灵魂不灭,却与后者所基于的原子不灭论在形式表达上相合。妙哉。

不过那三段话中的第二段”庄子鼓盆而歌”也并非基于现代科学,反而更合苏格拉底的所叙:

然察其始而本无生;非徒无生也,而本无形;非徒无形也,而本无气.杂乎芒芴之间,变而有气,气变而有形,形变而有生.今又变而之死.

哲人的思想力透纸背,我却茫茫然不解其意,惭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