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过夹金山之后,路边、山上的民居风格就变了,其实之前滇藏和青藏应该见过藏式民居,只不过没有留意。

从日隆四姑娘山一带沿路到丹巴县的民居都很方正,大多二至三层,院子、楼梯、阁楼高低远近层次分明。平房顶的四个角都会有远观像塔一样的凸起,塔顶也会当上供奉的石像。到丹巴县后,房子的外墙由淡米色变成白色;窗户的样式没有变,都有一个红色或黑色或白色的外边框,象征不同的菩萨护佑;上窗檐有三排、总体呈倒梯形排列的装饰,每排均为方形、凸起/凹进相间的木棍/砖石。

到了新都桥之后,房子竟然从平房顶变成了歇山顶,跟邓池沟的中西合璧天主教堂隐隐呼应。

令人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其房屋配色的大胆,特别是丹巴县,有的甚至在整面外墙都刷了深紫色、深天蓝色。这里家家户户都会在墙壁顶摆几盆花草,再配上油彩斑斓的窗户、屋檐,处在这峡谷奔流沿岸,令人神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