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本博司在《现象》里讲,摄影是人类试图留住时间的手段。

这也是现在为什么人们在看到不一样的景色时会下意识的掏出手机试图拍照的原因,如果没有抓取到那一“决定性瞬间”,人们竟然会懊悔。

风光摄影,要求摄影师等待天气和光线;而大自然极高的对比度以及无限的细节,要求相机具备极好的素质,以及摄影师的精准曝光。所有的这些,都是可等不可求、可遇不可求,并且,即使所有条件都完备,最终的显影还是需要后期处理才只能尽可能的接近裸眼效果,却永远无法真正等于真实效果。

因为早就谈过,照片仅仅是二维映像,你所感受到的,还有旷野之风,还有雪山之触,还有星之寂寥。

 

回想内蒙东北行,未有电子银盐记录下的景色中,印象最深的是从大兴安岭开往海拉尔的路上,草原,樟子松,还有下午三点的秋日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