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正巧在读<瓦尔登湖>,而春节老爸又大谈特谈回老家再盖房…

梭罗算是人生体验控,书到最后所提倡的内心追寻,与<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的作者的某种目的暗合。

而他也算是断舍离的先驱,与<直到长出青苔>里提到的鸭长明一致:

“鸭长明的起居只需方丈大小的移动小屋,所谓旅人备宿一宿,犹如老茧吐织蚕茧。心中若有欲成之事,则叠起小屋移居他处。若有财产反遭盗窃,若得官禄反遭人嫉,只要自我存在,不需妻子朋友,否则心生羁绊,无法坦率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