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看评分还可以并且情节蛮吸引所以看了下《转山》,结果实际上有点无聊。不过看到荧幕上出现了龙达、经幡、垭口,想起自己曾经拼了老命环骑纳帕海,想起自己也算去过了几次藏区,于是主动跟小花闲聊。

仔细回想了一下,香格里拉和祁连县都属于藏区,小花问香格里拉哪里好,我首先想到的是那里竟然卖烤血肠,而且非常美味—这种食物本应属于朝鲜族的,怎么那里也会有?然后谈起过去这一年的出游,谈起西北、湘西,谈起稻草人。之前以为的最平淡的湘西线,现在复盘起来记忆却最多,高步、芋头寨、高椅,村民们招待我们的饭菜、世外桃源般的傍晚景色、荷塘里的那些萤火虫—反而后半段的风光部分—凤凰和张家界却在脑海里被短暂隔绝。

第二部要看的电影是《三峡好人》,本以为会很闷,结果发现节奏有点像《路边野餐》,这与我的某类观影偏好非常契合。三峡之前于我仅仅是报纸网络上的一个地名,当时也曾闪现过诸如“当地居民要舍弃的那些老家房子如今会不会变成江底废墟”之类的想法。

然后晚上又看了《情书》。

这些片子其实都在演绎关于寻找的故事,而且都是经历许久之后的寻找,那些时光断层困扰这些人太多,他们需要给那些年月寻找一个结局。

下午跟小花说,30岁了,想的太多—都想什么?下一代、工作、自我实现、人生,诸如此类的种种。然后,小花问,自我实现什么?

找不到自我,没有自我;没能力实现,也不知道实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