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行者》里几人在卡车里谈论文学作品里那些老掉牙的意象,我只知道“月亮”“在路上”“潘多拉盒”“老大哥”“朱自清背影”。而其它的“阿里阿德涅之线”“梅尔维尔白鲸”“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发疯”“卡夫卡本人”“卡夫卡的城堡”“索多玛盐柱”“美杜莎头颅”“奥德赛”“尤利西斯”“尼采的深渊”“博尔赫斯的镜子”则闻所未闻到底如何成为意象,普通人随便看几本榜单里的小说真是远未触及文学的核心领地啊。

影视作品里老套的意象应该是更多了,举个刚看的一部纪录片例子《金城小子》,就潜在的表述了“回不去的乡村”这个意象,不过电影是否成功当然还是主要看剧组的功力,毕竟电影的表现手法太多,其运用的意象是否老套并不很重要。另外忽然想起,前些年“被遗忘的东北重工业城镇”也差点在国产电影里泛滥了,所幸这些电影反映的现实问题够沉重,也不同程度的触及到了人生的枷锁和苦难这个内核。

然后忽然想到,摄影作品中是否存在其专门的“意象”呢?绘画作品和音乐作品中呢?文学作品中的意象可以简单理解为文字意义上的隐喻,影视作品中的意象则是具象的人事物,所以摄影/绘画/音乐中的“意象”肯定与文学作品中的“意象”不是同一种东西,但是它们却可能存在跟文学作品中的“意象”起到类似作用的对等物。

对于绘画作品,我猜想其专有“意象”可能会来自宗教形象/传世画作里的图画元素;对于音乐作品,除却歌词里的的意象,古典之类的纯音乐可能有类似卡农的这种“结构”意象。

而对于摄影作品,个人认为因其过于表面,倾向于写实,所以很难说有“意象”这种表现手法,不知道这是否阻碍了摄影的深度,抑或说这使其摆脱了意象的束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