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as的风光处理教程下面有知友不屑于此类照片,并认为长时间等候光线、规划机位乃新手所为、不够“艺术”,并陈述观点说随手一拍即可出片才是大师,然后他向大家推荐了Stephen Shore。翻看了肖尔的照片后发现其无常见的“好照片规律”可循,并无明显的构图、对比、分区等特征,看过一些如何鉴赏肖尔照片的文章后还是不能理解。

遂想起了《世界的眼睛》中马格南内部商业vs艺术的派系之争,虽然前者主张图片社应往商业摄影的路上发展,但是他们并不否认由照片本身所具备的内容、时空片面性、构图色彩等要素带来的艺术属性。

经过复杂处理的风光照片显然也属于“艺术品”,虽然早几年我因风格夸张、处理痕迹明显而很不屑图虫上所谓北美风光派的照片,但是后来我了解到这类风光片需要各类合成,出于对这类技术的认可以及自己对奇异景观的喜好,现在反而能够欣赏所谓“北美派风光”照片了。风光照片的艺术属性主要来源于其内容和后期,那么如肖尔的照片的艺术意义从何而来,是作为艺术家的肖尔的拍摄行为赋予的?还是其确实具有某种我还无法体会的艺术意义?

肖尔有意引导观看者关注日常的身边的事物,在我看来属于惠特曼的艺术民主化倡导的一个实例,但无论我是否能体会其艺术意义,肖尔的照片都不能拿来作为“需要等候时机”、“需要大量后期处理”的风光照片“并非大师所为”的论据,因为在我看来,这两类照片都具备艺术意义,而不同来源的艺术意义并无高下之分。并且,并没有证据表明肖尔的照片是“随手一拍”,反而在他的《形式与力量》中有一段他对同一场景的再思考、再创作:

“当我第二次到达那个路口的时候,我问我自己是否可以按照我内心的方式组织信息,而不再依赖于一种过度重复使用的结构原则,比如之前一天那样。我是否能组织照片的结构,找到一种方式,传达我彼时站在那里体验呢?通过一种哲学方式的沟通——使得形式变得更加隐形、透明,去表达一个艺术家对于结构体验的理解。”

所以第一段中提到的反驳托马斯的知友的论据是站不住脚的,谈及不同类型的照片,我们只能主观的表达“自己是否喜欢”,而并没有资格去评论“哪种更艺术”,更不能以自己对照片的观感去盲定其拍摄过程。

翻看摄影书豆列时,看到某豆油评论《American Surfaces》的封面为车、公路、山体构图为倾斜的三角形,给观者以汇聚向斜上方的速度感,肖尔的这种倾斜构图其实几十年前的罗钦科就已在其拍摄莫斯科的作品《The New Moscow》中大量实践过,共同的要义为其对自牛顿以来的人类重力视觉体系的颠覆,当人类发现地球不再是宇宙中心,思维和艺术才可能“反重力”,妙极。

最近在翻阅《我见》、《创世纪》、《论摄影》,逐渐发现摄影术这快两百年的历史中,能拍的恐怕都早就被大师们拍过了。作为摄影爱好者学习的越多越无从下手,所以有时我想,摄影爱好者除了对器材的偏爱之外,能够仅从大师的摄影作品的欣赏以及摄影理论的理解中满足自己对摄影这个爱好的所有所求吗?